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光辉 > 王石大战野蛮人,谁将是下一个万科?

王石大战野蛮人,谁将是下一个万科?

据说是因为“野蛮人”的恶意收购的原因,万科股票连续高速上涨,从15块上涨到22块,不少有幸在之前买到万科股票的中小股东肯定乐开了花。基于我之前对房地产行业的总体看空,我没有买入一股万科,痛悔莫及。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我愿意在1130日那天,借钱买它个一万股。

万科被人恶意并购的事件,成为近日热点。昨日微信圈里满是王石内部之讲话,充满强硬回应野蛮人的意味。这一次,很多中小股民又一次被代表了,成了王石所谓的“他的大股东”。本文作者虽然炒股时间不长,但是研究金融市场的时间却也不短。深知中国中小股民,投资股票,更多图得就是一个“炒”字。炒股炒成股东,成为人生悲事之一。有多少人在乎公司的长治久安,又有多少人在乎所投资公司的信用与品牌。作为投资人而言,要求的就是回报,而公司被野蛮人盯上以及出价竞买的时候,为中小股东提供了最佳的投资机遇。

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也出现大量并购事件,通过资本市场胜王败寇的法则,实现公司经营与控制权的洗牌,为整个美国的经济效率改进发挥了重要作用。以至于有人认为引领并购潮流且为并购提供资金支持的垃圾债券之五米尔肯“重塑了美国经济”。并购热潮中,既有真正在乎公司长期发展,希望接手公司改善公司经营,提升公司价值的投资者。也有趁机“绿票讹诈”,吓一把管理层,吃口肉就走的投机者。一时间,风生水起,鱼龙混杂。

并购乃至恶意并购是一个健康的股票市场应该出现的现象。投资者尤其是中小股民投资者,尤其欢迎恶意并购。没有恶意并购,股票投资难有出路。本文作者最近在新著《财富第三波》一书中分析中国股票为什么几十年难为投资者真正提供回报的时候,即断定,正是因为股票控制权市场的缺失,使得中小股民所拥有的股票权利实际上是不完善的。在大股东一股独大或是被内部人以其他方式严格控制公司的情况下,中小股民的股票权利其实只有被代表权和出售权。正如物理性质完全相同的房子,权利不完备的小产权房子,价格相比有产权的房子要低一大截一样,不完备的股东权利自然对应着低廉的股票回报。野蛮人的出现,使得中小股民变成了香伯伯,各方拉拢。或打感情牌,或给利益牌,或兼而有之。这个时候,中小股民才真真切切能够体会当家作主的感觉。

王石与野蛮人之争,谁对谁错,结果如何?我不关心。不知道有多少股民除了看热闹之外,会真正关心。我所想关心的,谁将是下一个万科,哪里将会找到我的“野蛮人”?这将成为下个阶段投机的新方向与大热点。

基于我在《财富第三波》一书中提到的未来中国新经济发展必须有新金融的支持的判断,最近我买了些证券公司的股票,有广发证券、兴业证券、海通证券。作为这些证券公司的小股东,我举双手赞成并欢迎野蛮人的出现。

当然,我也知道,天上难以掉馅饼。不是每只股票都有机会获得野蛮人的青睐的。野蛮人欺负上市公司小姑娘,肯定有他的意图,而且肯定是为了自已high,不是一种利他的意图。那么,从金融学的角度,从人性的角度,从利益的角度,哪些公司将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万科?

一、公司的股权相对比较分散。如果有股东持股比例超过50%。外部野蛮人再折腾,再拉拢中小股东,也没有办法发动革命,颠覆一个“王”朝。

二、公司存在严重的内部人控制,即被低效、无能、贪婪的经营管理层所主导,不思进取,浪费资源与机会。这是当初KKR恶意并购纳贝斯克的主要动因。替换无能的管理团队,换之以更合理的战略与更有执行力的团队,有望能够提升公司的效率并进而推升股价。我在《财富第三波》一书中,专门分析此案例,并对比以中国当初2000年那会的MBO的真正野蛮行径。

三、协同效应,即该公司存在的资源,如果能够被并入到另一个体系,结合起来之后有望比该公司自己单独发展,发挥出更大的效力。从而,这种并购能够提升效率。

二、三这两种情形是标准的教科书式的并购动因,不值得详细分析。下边提提作者研究中国金融实际所得出的体会。

四、品牌效应与信用。王石在讲话中提到万科的品牌与信用,正是中国式的并购最为看重的。中国由于金融体系落后,金融产品存在明显的二元价格体系。因此,很多公司原来借壳上市也好、反向收购也好,都是希望能够进入到低成本的价格体系中。原来很多上市公司被大股东当做提款机器。现在监管改进后,这种动机少了。但是通过合并,如果能够获得上市公司的尤其是优质上市公司的品牌和信用,那么将会大大拓宽公司的融资渠道以及降低公司的融资成本,为公司未来的资本运作提供平台、工具与资金。

五、行业整合机会。当前,中国无论是房地产行业还是其他资本密集型行业,都存在大量的沦为破产边缘的中小企业。这其中蕴涵了大量的并购重组机会。获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之后,不但能够获得资本运作的平台、工具和资金,还能获得上市公司在其经营行业的专业团队。拥有这些专业团队才能够有效利用在该行业积累的经验优势,充分发掘行业重组的价值。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原来在高利润支持下,很多融资成本非常高的中小房地产公司活得也相当滋润。在当前洗牌的情况下,地位可危。这种形势下的并购,即使不考虑协同效应,单就金融方面将中小房地产企业从原来的15%20%的融资体系拉扯到上市房地产公司的5%的融资体系。这其中,就蕴涵了巨大的二元化价格套利机会。

《财富第三波》一书认为,二元化价格套利,从上世纪80年代的官倒(即凭关系低价买到计划价格的资源,再到黑市高价卖掉)、90年代的原始股发家、21世纪的PRE-IPO投资,是很多富豪一夜暴富的真正来源。因为相比劳动致富,二元化价格套利,玩的是制度套利,更多是财富再分配(关于此种致富途径,《财富第三波》一书有详细探讨,制度套利与劳动致富,一阴一阳,方能转化产生巨大财富机会)。《新货币论》和《制度套利》已在作者写作日程,敬请期待。

索罗斯成名之前,曾经作过一段时间的分析师。他针对美国60年代,REITs与非REITs房地产企业之间融资成本之差,认为REITs以高市盈率的股价发行股票,用资金收购非REITs房地产企业,代替非REITs房地产企业的高成本债务成本。这使得总体而言,融资成本降低盈利改善。盈利改善又反过来支撑了REITs的高市盈率,如此周而复始。这是一种小型的“反身性泡沫”。事实证明了索罗斯的判断。索罗斯因之而声名大振。

这种机会更加普遍的存在于中国,这是构成《财富第三波》一书中所提的2014年到2017年的脆弱型泡沫的重要因素之一。限于篇幅,此处略去。有兴趣者可以参阅《第三波》。

越想越明白,越写越激动。股市也开盘了,不写了。读者们也别只顾看本文和《财富第三波》,财富之道需要行动起来。再看看房地产行业中还有哪些会受到野蛮人青睐的股票,有时间也可到别的行业撸撸。或者,追高买点万科股票,看看真爷们王石能否组织起更多的资金,以更高的价格来争夺中小股东手中的股票。如果那样,股民肯定得笑到哭。

  作为曾经的证券从业人员,本文作者在此强烈提示: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对任何股票的推荐或者回避。投资者购买股票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并享受投资收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