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光辉 > “宝能姚”挑王石,新生代企业家能否成功篡位?
十二
21
2015

“宝能姚”挑王石,新生代企业家能否成功篡位?

 近日,“宝能系”欲恶意收购万科成为市场热点事件,近日微信圈流出的王石的内部讲话,针对野蛮人的强硬回应,更是将事件推升为社会热点。本文作者认为,这背后隐含着重要的社会意义,是我们领悟中国社会下一阶段潮流的关键。

王石之战略把握能力与执行能力,放眼中国,无出其右。与王石们同时代的优秀企业家们,与中国人民一起,创造了一个时代。收取了财富、获得了荣誉、掌握了资源,体悟了人生。这是一个中国最优秀也为中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群体。这些优胜的企业家从惨淡的竞争中厮杀出来,具备强大的能力与能量。在他们的时代中,他们是不可战胜的。然而,历史潮流终究呼啸而来。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中国发展经过多年,急切需要新生力量,或以血性、或以理性;或以野蛮、或以文明;或以规则、或以权诈,进行篡位以实现社会之新陈代谢。这就是历史潮流。这就经济大势。这就是最高政治。此间的一切种种,都将成为烟云。

我不敢想像,如果10年以后,中国的年度经济人物的活跃群体还是王石、还是马云、还是马化腾、还是枊传志、还是任正非、等等。如要连时间都不能将这些企业家们打败,那么,这将是王石他们这一代企业家们之大幸,还是中国下阶段经济社会之大不幸?

日本自二战以后很多知名的企业如丰田、本田、松下、东芝、日立等都是在5060年代创办,创办于70年代以后并为国人熟知的企业几乎没有。这种现象说明,日本的年轻人没有能够跨越父辈们屹立的高峰,不幸的成为了“废掉的一代”。这种现象其实具备普遍性。

美国经济之强,是因为其能产生乔布斯,还能罢绌乔布斯,还能让乔布斯重振雄风。有了微软与盖茨,还能有甲骨文与埃里森,还能有脸谱与扎克伯格,有了沃尔玛还能有亚马逊。甚至身拥数百亿美元身价之盖茨,几乎都能够被大众遗忘。美国何以能抗拒普遍性的社会现象?

  作者曾在新书《财富第三波》指出:根据政治学的分利集团理论,一个社会保持稳定富裕时间超过30年以后,就会逐步形成各式各样的分利集团。这些分利集团成长于先期的30年,积累起财富、权力、社会关系、经验等等各种优势。分利集团的存在,会产生扼杀新生力量的环境。

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保持稳定高速增长超过30年,是否也已经形成了将会扼杀新生力量的环境。如果政治学理论正确的话,至少某种程度上存在这种现象。想要打破,则需要政府与社会力量的良性互动。

新一代的创业者,与80年代、90年代的创业者所面临的环境已经不同。80年代、90年代,中国的市场经济刚刚兴起,经济体系效率很低,处处存在商机。而且创业者的先天基础相差不大。大家处在差不多的水平。当时创业更多比拼的是胆量、目光、运气。如今新一代的创业者们,创业之初就遭遇到原先已经创业成功的企业家们。这些成功企业家们自身奋斗几十年所积累的实力,像一座大山,横在新一代创业者的面前,如何跨越?

  从政府的角度而言,要主动扶持新生力量,鼓励年轻一代勇于创业创新,挑战父辈们的成就高峰。同时,要适当抑制之前在经济领域取得成功的企业,防止这些企业利用之前形成的优势与垄断地位,不思进取,扼杀创新与创业。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普遍采用反托拉斯法,目的正在于消解大型企业的垄断优势。微软公司之前利用自己的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将网页搜索工具内置到操作系统软件,遭遇官司。微软由于垄断多次受到司法部的讯问,如履薄冰。

国内当前很多之前取得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在各个领域攻城拔寨,所向披靡。这些企业为了获得市场垄断地位,或是倒贴资金以恶性竞争封杀对手,或是与竞争对手串通以进行联合定价。有些企业利用在某些产品方面形成的自然垄断,不断的利用该优势向上下游切入,或是开展多元化业务。表面是创新,本质上却是将自己形成的垄断资源充分变现。这些企业的成功在短期内为商业社会带来诸多亮点。长远来看,却有可能扼杀新生力量的形成。这种现象值得政府警惕。

如果美国政府不对微软进行制裁和约束,微软凭借自身对于操作系统市场的垄断,完全可以做到市场上出现什么新的产品,就模仿复制,并且以当前中国互联网界流行的“免费”模式内置到操作系统中去。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很难想象,美国在21世纪还能涌现出那么多创业创新。

幸运的是,中国政府清醒的认识到创业创新对于中国在创新导向阶段取得成功的重要性在这个“解构与重构”的商业时代,政府成为解构旧势力的重要角色。解构使得资源从旧体系挣脱出来,向能产生更高回报的地方流动,这提升了整个社会的福利,更重要的是为创业者带来了机会。新生代如何认清当前的形势,进行解构与重构,有兴趣者可参阅《第三波》。

或许,我从万科事件之中,想得太多了。

推荐 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宋光辉 宋光辉

宋光辉(微信号jobofsong):博人金融总经理,资产证券化与货币金融学专家。著有《财富第三波》、《资产证券化与结构化金融》,正在创作《新货币论》。组织翻译“结构化金融与证券化译丛”10本和“PPP与基础设施融资”3本,全面引进国外先进的金融理念与技术。北大光华新金融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曾任平安证券资管部执行副总经理,从事结构化融资与资产证券化业务十几年。创建微信公众号“结构化金融”(ID:jghjr2013)和“博人财经评论”(ID:brcjpl),发表原创文章几百篇。结合自身的实操经验,正在创作资产证券化与结构化金融相关的音频课程,欢迎关注。

最新评论

  • 宋光辉宋光辉原创 | 一篇文章读懂现代货币体系 2015-08-03

    (呵呵)现在可以找到了

  • yilinxi宋光辉原创 | 一篇文章读懂现代货币体系 2015-08-03

    当当上没有找到《新货币论》!财富第三波:十年牛市之路一书》会关注的。

  • yilinxi宋光辉金融小品17|慈不掌兵、善不放贷:孙子兵法与货币政策 2015-08-10

    感其渊博之才,叹其贯通之力,君乃慧盈悟高之人。学到很多,持续关注。谢谢

  • share_life520宋光辉 | 夜访中南海,与首长关于资本市场十问十答 2015-07-23

    资产证券化有句名言:只要你有稳定的现金流,我就能够将你证券化。现金流越稳定的资产,证券化就越容易。从资产证券化的理论而言,由于股权的现金流高度不稳定,因此,证券化难度较大。股权的证券化难度大,体现出资本市场对于股权证券化产品即股票,定价缺乏效率。因此,当市场进入乐观状态时,投资者对于股权未来能够获得的股息现金流预期极度乐观,甚至当市场进入到火热牛市时,投资者根本就不考虑股权未来的股息现金流。投资者购买股票完全基于股票价格未来上涨的预期,而这种预期下的购买行为将会自动实现价格的上涨。正反馈产生,一直延续到后续资金枯竭无法支持价格上涨,或者是价格上涨到令所有人都觉得过高的程度。而当价格下跌之后,之前基于股票上涨预期购买的人,根本不考虑股权未来现金流所能带来的价值,只是一味基于股票下跌预期而出售,而这种下跌预期下的出售行业将会自动实现价格的下跌。过度的正反馈,使得市场缺乏流动性。而流动性由于监管强行去杠杆而突然枯竭,并导致正反馈方向反向,正是此次股灾产生的根本原因。

  • ff在长高宋光辉 | 夜访中南海,与首长关于资本市场十问十答 2015-07-23

    生动道出资本市场几大痛点,诙谐幽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