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光辉 > 演讲 | 结构化金融、金融工程和创新金融

28
2017

演讲 | 结构化金融、金融工程和创新金融

演讲者:宋光辉,上海博人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结构化金融非标论坛南京分场下半场  2017年9月2日

上半场的活动,我用了两个小时和大家分享了非标金融的形势、当前的市场状况以及具体的操作模式。下半场的活动,我进行一个小时的主题演讲。我今天讲的主题是《结构化金融、金融工程和创新金融》。

我《新货币论》当时的写作动机是想打通微观金融和宏观经济的这样一个桥梁。因为我现在批评我们中国的经济学家。我的一个观点,中国的经济学家很多都是以一个经济学或者金融学的学者,没有工程师思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很多的问题拿建一座大桥来比吧,我们现在需要建一座大桥,是需要人提出总体解决方案的,来把桥建起来可用的。但是呢,我们现在很多经济学者,包括一些很有名的经济学家,他是研究某个特定的问题的,比如说只是建这个大桥某个特定的材料的?所以提不出总体解决方案。

这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实际上跟我们这个学术评价体系有关。因为建一座大桥,从学术的角度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人给你高的评价。它从工程师的角度有意义。而从一个学术的角度,你发现了一个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才有价值。但是你不可能造一座别人从来没造过的大桥。所以只能从小处入手,做精做透,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出来。

那我的《新货币论》视野是想一个比较宏观的,可能有很多的观点不是原创,我是想把它串起来,形成一个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框架,至于是否原创无关紧要。这是我的《新货币论》,从微观到宏观的写作思路。那今天讲的主题呢,稍微改一下,因为我这次三十个主题都是即兴的演讲,我在南昌的时候当时看题目看错了。我已经把影子银行讲过了。所以我现在讲的叫《结构化金融、金融工程和创新金融》。

讲到这个,我想先简单讲一下结构化金融,我觉得我今天要讲的是所有金融创新的一个公式。就是怎么样用一个公式、方法、理论去做金融创新,而不是单就某一个产品的创新。某一个产品其实永远在变化。那我这里就是用结构化金融、金融工程这两个工具或者理念,跟大家来讲一下金融的创新。

结构化金融目前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我们翻译的那套书里面,法博齐,其实我们翻译的很多书都是法博齐写的,法博齐就在这套书里面讲到结构化金融。他是怎么定义的呢?就是“结构化金融就是当原有的客户需求,无论是融资规模,期限、流动性等不能被现有的产品满足的情况下,所引入的一种新的理念或者技术”。你可以看到,按照法博齐的这个定义,实际上结构化金融就是创新金融。两者在这里面有一些相通的东西。

那么,结构化金融为创新金融提供了什么东西?其实它提供了一个母体。如果我们用计算机的一个话语来讲,它是提供了一个主板。结构化金融的这个SPV,是提供了一个主板,提供了一个资产负债表,它是一个主板。你然后再用这个资产负债表搭你的元素,这个资产负债表怎么构建,负债怎么构建,资产和负债之间怎么联动,怎么切割,跟外部怎么去联系,去切割,进行合成等等,这就涉及到金融工程了。这个是我讲的结构化金融,它这个特殊目的载体,它是构造资产负债表,是为整个金融创新提供一个母板。

那第二个概念,就是金融工程。金融工程对我们金融创新的方法和技术。包括我之前也写过关于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它的要点就是对金融的高度抽象。那我这边就跟大家分享我用金融工程对金融的这个抽象的理解。

首先,在结构化金融里面,实际上是没有债权、股权、权益、保险这些名词之分的。所以之前有人问我,这个资产证券化产品到底是属于债券还是属于股票?我当时就用结构化金融的观点来回复他。我说你是被传统的金融理念和概念,把你的思维框架束缚住了。你是先有了股票和债券这样的概念,然后用这个概念去理解新的事物。很多时候就会出现问题。

那么站在金融工程的角度,我说所有的金融产品是一系列状态依附的现金流。按照事先设定的规则,达到什么的条件给你分多少现金流。这个规则然后进入到这个状态,而这个恰恰跟我们刚刚讲的PPP的项目融资就需要用这个工具。比如现在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是项目贷和资本金能不能同时退?因为很多项目贷说你这个权益性投资的不能退的,在我的账还没有还完前。其实这是错误的,按照我刚刚讲的,如果你把所有的产品都理解我一系列状态依附的,其实在一开始形成资产负债表的时候,你可以把这项目贷和资本金都明确一个现金流的规则,按照规则退出即可。我自己也跟农行做了一个PPP,是无追索的,是一开始就是按照这个规则的,一开始做项目贷的时候就把规则设定好,然后资本金逐步减持。

所以我刚刚讲的,第一层面的理解,是更高层面的。有了这个层面的理解,你下面再去做创新,它其实是一个公式的运用。你比如说在美国的企业资产负债表,一个企业都有优先债,次级债,也有些可转债,普通股等等。其实最上面是最有债性的,最下面是最有股性的,这个中间的很多产品是既有债性,也有股性。所以用债,用股,用保险,用基金,去理解这个金融产品,容易被束缚住。而创新的最大目标,就是突破原有的束缚。

所以我这里面讲到的就是说,从方法论的角度,从一开始把你原有的束缚全部都打掉,既无债、也无保险,也无股。当然我等下也会结合保尔森的例子告诉大家,保险,基金,创新,套利,投机,我就用这个案例跟大家解释一下,按照我的《新货币论》的角度,所有的资产负债表都是赚利差的工具。它整的是货币属性更低的资产,因为货币是个优良的属性,你的货币属性既然低,那我要求更高的收益率。而出来的负债都是货币属性更高的金融产品。

所以,所有的金融业务被我抽象为就是一个套利的业务,你是通过非标转标,把货币属性较差的资产,转化为货币属性较好的资产。实际上银行才是真正做资产证券化的。它的资产货币化,它的左端就是资产,一系列的,千奇百怪的非标资产,当然也有标准化的证券资产。它的右端是货币,货币是最强的证券,是可以见票即付的证券,最强的证券。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银行其实也就是一个特殊的目的载体,它能够做证券化,货币化,把左端的资产变成右端的货币。它的架构通过什么来做到的?准备金,保证你货币的流动性,巴塞尔协议保证你的安全性是劣后级,然后央行、银监对你的行为进行动态监测。通过这些行为保证它的货币性。

而在资本市场,我们构建一个SPV,采购资产,也把它变成一个类货币的证券。这就是我的观点,证券某种程度也是一种货币。然后这个证券的利率和拿进来的资产利率是不一样的。做资产证券化,做非标转标就是做的利差套利。那我们资产证券化怎么做,我们也在(像央行)这样做,只是我们没有央行背书,没有监管。我们同样也用优先劣后,也跟银行(资本金做为储蓄的保障是)一样的。资产证券化SPV的负债端也有劣后,夹层和优先,用这个来解决信用风险的问题。然后用证券在市场可以换手交易来解决流动性的问题。

所以从这个角度就是说,大家想明白这个问题,所有的金融业务都是相通的。而我们觉得这一点是做创新最关键的,从本质源头去把握。

第三个,所有的金融机构,因为我之前也用这个观点,我自己也设计了我自己的一个互联网的架构系统,就是所有的金融机构,本质就是一个特殊目的载体和账户。如果你在任何一个计算机的架构上面设计,都是这样一个设计,就是一个账户,一个资产负债表。所以有了这个架构,我们采取分析,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和我们资产证券化这个特殊目的载体的资产负债表,它们的异同在哪里?这是我们理解创新的本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有个什么条件?它的负债端的利率是最低的。所以,所有的金融创新,从套利的角度,你就是在无限模拟,接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就是怎么样把你的产品的流动性,安全性提高至(接近于商业银行的存款)。这个是我想说的关于金融机构的抽象。

然后,我想说金融体系,就是这个机构之间形成的一个互动,形成的一个交易的网络。这个可能大家觉得太理论了。那我们就用一个很实际的例子。

我就用保尔森的例子。保尔森当时做了一个什么事情呢,他做空美国的房市。做空就要选择一个标的,房子不可能直接做空,因为房子都在一个一个个体手上,你没办法做空。所以他选择了次贷。选择次贷之后,怎么来做空?这个操作是很复杂的,用到一些列我刚刚讲到的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连索罗斯都搞不明白,所以索罗斯后面不还请他吃饭吗?他就想找一个人买保险,买什么保险呢?房屋次级贷款。我指定这一方的资产,这一方的资产如果违约了,你给我赔钱。那理论上应该找谁来买?是高盛。高盛找谁来买,高盛找的是AIG,买了一部分,其实这里面有一些利益的局。他因为做的比较早,他就找保险公司。但是如果没有保险公司原意来做呢?所以(保尔森)他自己构建一个保险公司,这就是金融创新啊。

所以你要理解,我刚刚讲的,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是一个特殊目的载体。当你拥有特殊目的载体的时候,你就能构建一个保险公司。怎么构造?就是先成立一个信托计划,这就是一个特殊目的载体。这就是一家保险公司。这个信托计划然后成立一个产品,就是基金。这个基金通过高盛募集了100亿美元的资金,高盛面向居民去募集了。募集之后就构造了100亿的资产负债表。然后保尔森就和这个基金签一个购买(CDS)保单的协议。就是他和这个基金做交易对手,保尔森指定一些资产,如果这些资产出现风险,保尔森就能从你(基金)这边得到赔偿。这个出现风险之前,我保尔森给你基金交一定的保费。所以你看,保尔森的创新,既创造了一个保险公司,同时也创造了一个保单。

那换个角度来讲,既然保尔森看空,那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去买(基金)?保尔森是对的,那不是有人是错的吗?其实这个是个观念的是不对的。为什么?因为保尔森的对,是站在事后来看的对。站在事情大家对赌的时候,谁就肯定保尔森一定对呢?我们不能拿事后的结果去对事前的别人的决策进行一个批判。

保尔森在这个情况下,就利用到我们金融工程的一个抽象。什么抽象?就是我讲的金融产品都是一系列的现金流。也就是说保尔森,他通过这个创造,创造一个什么产品?次贷。他卖给投资者了,他卖给投资者次贷。大家觉得这个很难理解,这个基金怎么是次贷呢?所以就回到我刚刚前面讲到的,所有的金融产品都是一系列状态依附的现金流。从现金流的角度,这个产品跟次贷有什么区别?

投资者买了个产品,这个产品比如说,购买的全部都是国债。假设次贷产品跟国债的利差是3%,那保尔森就是交3%的利差给你(基金)。这个相当于是担保费嘛,基金承担了这个信用风险嘛。所以你可以看到,投资者买了这个产品,如果保尔森指定的次贷产品不出问题,投资者得到多少回报?得到的回报,就是国债的利息加上保尔森交给他的保费。而这个保费,这个保费的价格正好等于次贷减国债。两者加起来是不是得到的收益就是这个次贷的不发生违约的情况下的收益,是不是?比如说国债是4,次贷是7,cds的保费是3,CDS在次贷不发生问题的时候,是不是这个投资者就得到了7。在次贷出现问题的时候,他是不是把国债全赔光了。但是如果你买的也是次债,你是不是也是同样的结果,赔的精光。

也就是说,保尔森,构建了一个现金流了,它是状态依附的,这个现金流在次贷在违约和不违约的这两个状态下,他得到的结果和他直接买的次贷是一样的。所以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有人愿意跟保尔林赌。道理很简单。既然有人去买次贷,是不是也愿意买这个,因为两者的风险收益一样嘛。前提是你要吸引别人买。毕竟是个创新的产品。你要稍微比次贷多一点点的利差。那别人不就来买了吗?

别人你去买7的次贷,我买的是7.2的这个保尔森的产品,那我是不是比你更强啊。因为出了问题,你也完蛋,不出问题我比你多赚0.2.这就是解释了为什么有人愿意跟保尔森他去赌。

但是这里面的我是希望给大家一个什么样的理解呢,就是说从金融工程的角度,怎么样去把金融产品从现金流的角度进行抽象。它是一系列的状态依附的现金流。然后你想合成什么产品,你想做什么产品,利用这个特殊目的载体的主板,然后你就干嘛,你去搭资产并且和外部的机构签协议,引入外部的现金流的变化来构建理想、合适的一个资产负债表和一系列的现金流。这个是我称之为,所有金融创新的,从金融技术的角度的一个公式。这也是国外的金融工程的特定合成的方法。那我用的是保尔森的案例给大家介绍,大家可能学过金融学和金融工程的也能理解。

但是我这里所要强调的意义在哪里,强调的意义就是我觉得现在咱们中国的经济学和金融学,很多时候脱离实际。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现在的很多学校包括复旦,厦大,出的一些金融工程的书,都是讲什么衍生品。但是这些其实是错误的,为什么?因为它讲的这个东西是美国才有的,我们中国没有,你讲什么?!

我们中国当前真正的机会在哪里?真正的创新是构造新的产品,因为美国的金融产品已经非常高度的成熟了,你想构造很难。但保尔森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而美国这样的机会是很少的,更多的是在做对赌,赚取风险的溢价。而中国通过产品的构造本身是可以赚钱的,这基于中国的实践。

第二个,因为现在很多人就问我一些新的产品创新,我说我一般很少去讲一些特别具体的创新,因为我今天我觉得我讲的是我所理解的,结构化金融和金融工程结合在一起的,一个创新的公式。掌握这个,可以结合具体问题做任何的创新。

那么在中国当前什么样的创新最值钱?就是构造类存款产品。什么东西最优?那我肯定是不停的构造这个产品。真正的产品就是构造类存款产品。所以你会发现余额宝最赚钱,原因何在?因为它构造的产品是最接近银行存款的。做什么最赚钱?什么机构最赚钱?什么资产负债表最赚钱?银行的这个牌照最值钱。所以资产证券化,它通过刚刚讲的特殊目的载体买了银行的资产,然后再去吸收负债,它本身是构造一个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

所以在美国,那个什么法博齐,他就明确的说了,CDO就是一个迷你银行。也就是说,做资产证券化,搭建这个特殊目的载体,你就是在模拟一张,合成一张,跟银行类似的资产负债表。所以你做资产证券化,实际上你是开银行的。我经常说,从证券发行的角度去理解资产证券化,那就很low了。因为证券发行在中国是不赚钱的,是苦力活。你从合成银行的牌照的角度去理解资产证券化,你就知道知道资产证券化真正的意义在合成银行的牌照,这才是赚钱的活。

资产证券化,你的资产也是来自银行的,你的负债,如果跟银行的负债端差不多,再构造资产负债表。

那大家讲的这个问题,我就结合中国的案例,我也结合资产证券化,因为毕竟咱们今天讲的是资产证券化,我来讲一个,我们怎么去理解一个创新模式。这个模式是一个虚拟案件,只是为了说明这么个道理。看看我们怎么把我刚刚讲的这个方法去理解,去运用。

中国有发短融,短融是一个很好的产品,利率很低,短融又翻译成commercial paper,商票。但是其实中国的商票,它不是真正的商票。在美国的商票期限,我忘了是270天还是90天,如果是九十天以内,是豁免注册的。美国的商票是什么?就是白条。就是美国的高信用主体的,比方说A以上的主体,什么时候缺钱了,就给机构打个白条。我豁免注册了,就在企业对金融机构定向发一商票,你把钱给我,我九十天后还你。所以商票从金融本质的角度,跟我们中国的commercial Paper是两码事。中国的这个commercial Paper就是一个一年期的债券。而美国的商票是我随时可以用,随时可以给机构投资者以短期利率融资的工具。所以你就会发现,在美国,理解为财务官,这个角色是很重要,既要懂投资,融资还要跟着资本市场,大的机构投资者建立自己的网络,他才能更低成本地获得资金。

当时中国也推出来什么呢?中石油的什么超短融,你只看到它的期限,而期限不关键,因为对这种短性的融资,要的是什么灵活快捷,我为了这个90天的产品,我准备期就占了几个月,这个短的90天时间对我有什么意义?

那我就讲,中国现在是没有这个商票的。怎么来构建,怎么利用我刚刚讲的这个方法,来构建一个中国的commercial paper?怎么构建?当然我这个构建不一定能行得通,但至少在业务链条上面是能走的通的。怎么构建,就是通过,这个什么ABCP。我们知道,创新的目标是企业你想什么时候用钱就什么时候去提钱?对不对?你的前提是你要跟这些机构投资者都建立联系。你得有交易对手。如果这个是已经有了,那你要去构建一个产品。

中国没有commercial paper,怎么构建?大家想想怎么利用,这个ABS来构建。那我告诉大家一个方法。这个方法还有些点中国市场还不具备,只是给大家一个参考。

首先,企业如果账上有应收账款,它自己对这个应收账款做个担保,能不能发一个ABS,这条路走不走的通?已经走通了吧,对于AA的企业能够提供担保,就可以走通。但是发个ABS只是证券产品,它仍然没办法做到去期限套利,因为我要套九十天短期限产品和长期限产品的利差嘛。shibor可能是3,但我发的ABS是6,,那我的融资成本还是6。对我来讲跟我发一个债没有区别?还不是commercial paper。方法在哪里?如果你拿这个券,假设有足够的交易对手接受这个券作回购,就可以解决了。所以回购是这个创新很重要的产品,我当时翻译的一本书叫《回购和证券借贷》,但是大家都没有去买这本书去看,因为那本书叫做证券金融,这是证券市场一个很核心的,大家没有理解到这个问题。

那我就讲个方法,如果今天有大企业,是可以实现的,但是你要满足一些条件。第一,这个券要能被质押,如果不能被质押,那没有意义,你有足够的交易对手愿意接受这个券,shibor比如加30个BP去质押融资。按道理来讲,一个有效的市场,对于一个AA的债,应该质押是很简单的业务。所以说现在交易所,它对ABS不允许质押,就把我们很多创新抑制住了。没有质押,这个产品流动性也没有,很多东西就没法做。好,那怎么做?

你另外设一个主体,把这个券买了。相当于你储备了一个可以随时质押的资产,应收账款原来在你账上是一个死资产,现在变成了活资产。当你什么时候需要用钱的时候,你找到你的那个交易对手,shibor加30个BP,做一个三个月的质押,这个产品实际上就是达到跟我刚刚讲的,你随时可以发三个月的cp是一个效果。比如说,用企业的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把这个券买了,因为关联公司之间的利息支付两相抵消,实际是零,我支付给你的是你的收益,我的成本。当然这里面要考虑一些税。我有了这个券之后,如果这个券,AA以上的券随时可以以shibor加三十个BP,去质押的话。假设我存了8个亿的券在我的关联公司手上。我这三个月需要一笔钱,就做一个三个月的质押回购。我马上可以得到钱,我中间承担的利息是多少,是这个三个月质押回购的shibor加30个BP。

大家看到,这个产品,它达到的效果,它所能够给企业提供的这个解决方案,其实就是美国的cp,就是美国的随时可以打白条。只因为,中国当前还打不了白条。但是中国可以干嘛?可以去做质押式回购。这样就解决了,背后是金融工程的抽象。

那换个角度,这个对于理解资产证券化是很关键,大家都是一直不明白,质押回购的重要性。大家其实想一想,我是一个控股公司,原来我手上10家公司没有上市,那么现在如果有家公司上市了,这个股权变成股票了,那这个是不是我可以随时通过股票质押去融资,跟我讲的逻辑是不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把非标类的,固定收益的,债券类的资产变成可以去质押融资的证券。而你通过把你的子公司去上市,是把你的股权类的非标资产,变成可以去质押的股票。两者是不是一个道理。拿你的股权能不能融资,融不到,但是现在拿你的股票,在现在的市场上,6到7个点很容易就融到了。

我用这个例子,我只是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这个案例不一定成,但是这个案例是有可能可以成的。用这个案例来理解创新和资产证券化的本质。我们现在把资产证券化太局限理解。为什么呢?就是一个证券打包发行,这是非常狭隘的。资产证券化的应用非常广的,我刚刚讲的保尔森森,用这个来套利,用这个包装产品,构造一个保险公司,然后这个保险公司跟他做交易对手单,否则没处可买。包括我刚刚讲的,用这个资产证券化,把没有流动性的资产,变成可以随时去质押融资的一个资产,那么相对于拥有了可以随时拿过来去变现的,随时就可以换来现金的信贷便利。

以上这些是我讲的,掌握了金融工程和结构化金融,我就说了所有的金融创新,我们的工具都有了。我觉得工具,技术将不成为,所有学过金融的,尤其是我们学过结构化金融和金融工程的去做金融创新的一个障碍。

未来金融创新的真正障碍在哪里,我觉得两点。第一个,是对客户真实需求的把握,这是所有创新的源泉,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政策。因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我们刚刚讲的是从技术层面,很多时候技术层面可行的东西,政策上面不容许。很多时候技术上不可行的东西,政策上硬让你可行。这就是要讲中国的国情。

美国的资产证券化是要形成流动性,形成非标转标,形成二级市场定价,形成可以质押回购,形成可以随时可以变现,无论从证券质押回购变现还是卖出变现。而中国呢,银监会说认定你,你们去用一个基金计划去接一下,然后挂到银登中心或者挂到交易所,你就转标了。所以技术层面,从金融工程的角度,没有任何的意义。但从监管的层面是有意义的。

这一点我就做一个总结就是我们讲的创新,工具不是问题,创新来自于两点,第一个是客户的需求,更多的是从技术和理念的角度,大家觉得如果有兴趣,可以把我们那套书,当然我未来也会专门就今天这个主题,就是我讲的这个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这个主题,我会把它展开,因为今天时间有限。第二个,就是说在中国,结合落地的角度,有时候政策确实也是非常关键。

今天就跟大家用了一个国外的案例,用了一个中国的案例,跟大家来分享一下金融创新,它的一个原理,以及一个系列的操作的一个公式。


问题1:我是银行的,现在做非标业务做的比较多,我想请教一下宋老师,当我们南京这边可能做不了这个业务,但是我想现在很多东三省还有西部地区,去年知道一些撮合业务贵州做的比较厉害,但今年可能像很多地方政府基本上也不做了,这个局面会一直延续还是有什么样的发展,政府融资平台这一块,它的这个风向如何?,因为刚刚宋老师也讲了,还是未来的一个重点,这点我也是赞同的,像我们银行也是把大量的资产压在平台上面,就是这个问题。

回答1::就是这个问题是一个宏观的问题,这些地方,融资平台还愿不愿意做,但我据我了解的情况,可能跟你了解的,我觉得不算是特别一致。我了解了他们那边还是非常积极的,在做业务。我觉得现在还是需求大于供给吧。否则,也不可能出现今年的利率在往高走。实际上今年的利率是在往高走的。当前来讲还是需求大于供给。

那么从长远的趋势,其实也是我在那个贵阳讲的主题。中国的西部,它会重复东部前面十年的故事。这里面呢,西部的资源,这个钱,债务的稳健性怎么来看?这个是肯定大家对西部的一个误区。其实啊,大家要想到我在西部讲到的一个观点。其实未来西部的钱,压根就不用还的。到时候是咱们江苏,上海,广东的人帮他们还的。这个是个必然的。就是邓小平爷爷说的,前面三十年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们是占着制度的先机,得了很多好处的,包括占据今天中国获得有力竞争的格局的态势,实际上另一部分人是做出了牺牲的,做出的贡献的。

比如说,很简单的,就拿广东来讲,凭什么湖南人湖北人跑到这里打工,社会养老、计划生育各方面还是有那边原住地负责,税收等好处各方面全在你这里?如果湖南和广东是两个国家,能这样去做吗?做不到的。站在中国的问题,一定考虑我们社会主义的国家,它是一个共同富裕的价值取向。这点一定要想明白。

共同富裕完全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是实现不了的。人类发展这么多年,共同富裕通过市场化是实现不了的。大家有这个心理准备。其实放在美国,就这么一个资本主义,精神理念主导的国家也一样。

我就告诉大家,为什么我认为贵州能够持续?其实你看看美国的,还有希腊西欧的,东欧,南欧的,这些欧洲国家他们的财政支出里面有很大一块比例是什么?是富人的纳税给穷人的福利支出。几十年一直持续。按照他们的做法,不是我借钱给你贵州人民,在西方的制度里面几十年以来,不是说东部的人借钱给你西部,而是从一开始东部就直接给西部了,从一开始就没记过账,而我们还在考虑未来这个账能否还得起?西方这种体制运行了几十年。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或者一个类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北欧这些国家,你看看他们的福利,他们的税收。这个并不是社会主义才会有的,资本主义都有这么干的。

所以当时我去贵州我就说了,贵州人民的钱未来不是贵州人民还的。其实西部赤字财政,大家已成共识。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他提出要扶贫?为什么他在贵州去选这个党代表?我觉得习近平书记他就是在做党提出的第二件事情。中国前面三十年走的是邓小平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习近平书记现在其实做的是什么,让另一部分人也跟着富起来。

我觉得这个已经看的很明显了,所以这个点你们不用担心,可持续,一定会做。

问题2:我是江苏银行的,在我们现有的业务当中,有一大部分都是针对当地政府平台融资来做业务。可能因为我们那边经济总量,新建的项目不多,或者说产品创新不到位吧,现在我们想做结构融资或者ABS,针对我们这样一个特点,怎么把握客户的需求点,和我们合作的产品的切入点,能不能这一块简单分享一下。

回答2:其实对地方融资平台,理论上来讲,其实最不需要创新的地方,因为它的资产很简单,它的信用很简单。所以在美国,国债没有那么多的创新,就是政府的信用。那么其实地方政府债,地方平台债,本身从它的资产结构来讲,也就是说,一个正常的金融市场,越是高信用的主体,它的产品是越简单。因为它的信用已经无比强大,没必要那么多的创新。最简单的就是银行,就用存款打遍天下,券商搞了一些收益凭证什么七七八八的,都不可能打过银行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第二点来讲,地方融资平台还是一个宏观的问题,是你对这个国家,对我刚刚说的这套理论,对这个国家整体有没有信心。对我刚刚说的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先富带动后富,有没有信心。我觉得还是一个这个问题。

讲到信心问题,我再给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我认为中国经济没有问题,咱们中国人真的是最好的国民啊。就是很辛苦的赚钱,你看大家今天这么晚了还在这里讨论如何赚钱,很勤奋,对财富的欲望很强。但另外一方面,我们很节俭,其实你看,一个国家40%的积累率,就是生产的东西40%没花掉,而美国,10%的储蓄率。相当于把我们节作中的40%中的30%都被消费掉了,都没有问题。也就是说中国如果按照美国来讲,我把这个30%全消掉,经济仍然是健康的。

所以这一点很关键,中国超高的储蓄率,是非常关键的。所以就是我讲的,中国的泡沫不讲泡沫,其实它有足够的储蓄来支撑。储蓄哪一天出现转折点,这个问题才可怕。就是粮库里面的米还是不停增多的时候,你怕什么?

那第三个方面,地方融资平台的创新,正好来自我刚刚讲的,更多的是来自于政策,不是来自于客户的需求。你从客户的需求来把握创新,至少对地方融资平台来讲是不对的,更多的是来自于政策。客户的需求永远都是存在的,而且客户的诉求也很简单,就是低成本、长期限的,大体量的去融资。这个我觉得中国的平台公司都是这样的。所以对地方融资平台的,我觉得接下来还是关注政策。

几个方面的政策,不单单是财政部的政策。财政部的政策是源头,把这个局打开了。因为没有它这个政策,别的游戏都没办法开始。因为它把原来的游戏终结了,所有才有接下来好多的游戏。所以我们可以关注。所以从这个角度,接下来真正要关注的,证监会的,PPP的证券化,这个是一块。第二个,关注证监会的reits,因为国外的reits主要是讲房地产,但在中国呢,称之为不动产,把基础设施也纳入到reits,证监会现在也在研究相关的东西,应该到今年底到明年初会出来。所以这个大家可以去关注,把基础设施作为不动产,来发产品,来对接。第三个,包括像现在的商务部,对融资租赁要有一个转变,我觉得这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包括现在北交所有一些类债券产品,包括银登中心的非标转标,包括交易商协会的ABN,这个是大家可以关注的。因为今天时间有限,那我也就不一一展开了,我未来跑完这一圈之后呢,我会在我的结构化微信公众号,一周写一个非标评论。我把各地的信息形成一个非标业务评论,跟大家去分享。

当然我也希望大家把咱们江苏当地的情况,也可以提供给我。另外方面,有一些技术上前沿的点,我也会通过一些文章来跟大家交流。

欢迎大家关注,也欢迎大家来转发。那今天我跟大家的交流就到这边。非常感谢大家的坚持,谢谢大家。

推荐 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宋光辉 宋光辉

宋光辉(微信号jobofsong):博人金融总经理,资产证券化与货币金融学专家。著有《财富第三波》、《资产证券化与结构化金融》,正在创作《新货币论》。组织翻译“结构化金融与证券化译丛”10本和“PPP与基础设施融资”3本,全面引进国外先进的金融理念与技术。北大光华新金融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曾任平安证券资管部执行副总经理,从事结构化融资与资产证券化业务十几年。创建微信公众号“结构化金融”(ID:jghjr2013)和“博人财经评论”(ID:brcjpl),发表原创文章几百篇。结合自身的实操经验,正在创作资产证券化与结构化金融相关的音频课程,欢迎关注。

最新评论

  • 宋光辉宋光辉原创 | 一篇文章读懂现代货币体系 2015-08-03

    (呵呵)现在可以找到了

  • yilinxi宋光辉原创 | 一篇文章读懂现代货币体系 2015-08-03

    当当上没有找到《新货币论》!财富第三波:十年牛市之路一书》会关注的。

  • yilinxi宋光辉金融小品17|慈不掌兵、善不放贷:孙子兵法与货币政策 2015-08-10

    感其渊博之才,叹其贯通之力,君乃慧盈悟高之人。学到很多,持续关注。谢谢

  • share_life520宋光辉 | 夜访中南海,与首长关于资本市场十问十答 2015-07-23

    资产证券化有句名言:只要你有稳定的现金流,我就能够将你证券化。现金流越稳定的资产,证券化就越容易。从资产证券化的理论而言,由于股权的现金流高度不稳定,因此,证券化难度较大。股权的证券化难度大,体现出资本市场对于股权证券化产品即股票,定价缺乏效率。因此,当市场进入乐观状态时,投资者对于股权未来能够获得的股息现金流预期极度乐观,甚至当市场进入到火热牛市时,投资者根本就不考虑股权未来的股息现金流。投资者购买股票完全基于股票价格未来上涨的预期,而这种预期下的购买行为将会自动实现价格的上涨。正反馈产生,一直延续到后续资金枯竭无法支持价格上涨,或者是价格上涨到令所有人都觉得过高的程度。而当价格下跌之后,之前基于股票上涨预期购买的人,根本不考虑股权未来现金流所能带来的价值,只是一味基于股票下跌预期而出售,而这种下跌预期下的出售行业将会自动实现价格的下跌。过度的正反馈,使得市场缺乏流动性。而流动性由于监管强行去杠杆而突然枯竭,并导致正反馈方向反向,正是此次股灾产生的根本原因。

  • ff在长高宋光辉 | 夜访中南海,与首长关于资本市场十问十答 2015-07-23

    生动道出资本市场几大痛点,诙谐幽默(强)